《独立日跋山涉水的近义词借尸还魂》爬山涉水等待20年的外星人归来

有趣的是,影片还对同性恋亚文化有了比较隐讳的描写,代表人类理性和最高智慧的科学家们之间发生了感情,尽管艾默里奇用幽默的方式一笔带过,但细心的观众一定会发现导演的意图。艾默里奇本身就已公开出柜,而且2015年刚刚拍完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石墙》,影片展现了1969年美国的同性恋权利运动。

  在电影中,从天而降的“恐怖魔王”被想象成了来自外太空的外星人,在那个充溢着不安情绪的世纪末,我相信很多人是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电影院的,也许其中一部分人正是为了提前感受一下想象中的末日到来时的情景,这也许能解释为什么这部电影在当时相当卖座。艾默里奇没有让观众失望,他创造出了世界电影史上前所未有的外星人入侵地球的灾难。电影中的外星UFO母舰被设计成异常的庞大,它长度达到800km,宽度达到550km,设定的质量有月球质量的1/4。这架庞然大物来势凶猛、遮天蔽日,把整个天空都笼罩在它的阴影之下。

好莱坞电影完善的电影工业机制,让“末世论”情结的科幻灾难片得已量产,艾默里奇得益于此,并不遗余力的为观众制造视觉奇观。影片宏大的特效场面让全球的地标性建筑顷刻间灰飞烟灭,外星人无坚不摧的宇宙飞船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击落我族的战机,尽管如此,电影中的地球公民永远是乐观勇敢的,无论这颗蓝色星球被摧毁成什么样,他们拥有的重生勇气可以它让迅速恢复生机,而以杨颖饰演的飞行员为代表的中国力量也深刻地参与了地球反击战,中国影迷至少首先在电影上看到了未来人类在这个世界(我们的宇宙)层面实现了和平与发展。

灾难片教科书《独立日》的诞生

20年后卷土重来的外星人带出了更庞大的侵略军团,它们推行太空殖民,利用宇宙霸权无情掠夺星球能源,以维持自身系统的有效运转。奥逊•威尔斯早在1938年通过广播剧《世界大战》给民众制造过外星人入侵的假象,当时的听众被威尔斯充满迷惑的讲述所欺骗,陷入末世的恐慌。来源于宗教教义中的“末世论”似乎成为美国人心中的集体无意识,由此而来的“救赎”与“自由”的讨论成为永恒的叙事母题,《独立日2:卷土重来》即是美国人民在外星侵略,地球即将毁于一旦时再次奏响的独立之歌。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熱血丹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独立日2:卷土重来》的文化语境依旧在反思文明与野蛮、殖民与反殖民中展开,作为一部标准的好莱坞商业大片,它仍然是美国中心主义的,但相比前作,电影的性别政治立场发生了很大变化。续集中女性角色开始成为叙事的主要对象:美国迎来了女性总统的领导,女记者的新闻调查推动了发现外星人入侵地球的踪迹,前总统的女儿和杨颖饰演的中国籍女飞行员成为抗击外星人的巾帼英雄……女性开始真正的参与到了美国独立、人类独立的伟大进程中,不再是男性的附庸。这也是20年来女性社会地位得到普遍提升的一个小小佐证。

  罗兰·艾默里奇导演生于德国斯图加特,在西德接受教育,曾学习雕塑,后来又到幕尼黑电影电视学院学习制片和导演,他的毕业作品《The Noahs Ark Principle》曾在1983年获选为柏林电影节的开幕片。而他的电影处女作是1985年的《魔偶奇谭(Joey)》,一部儿童恐怖片。艾默里奇导演钟情于科幻片,1990年的《霹雳雄鹰(Moon 44)》和1992年的《再造战士(Universal Soldier)》都获得了不错的口碑,这让他得以在《星际之门》中大展拳脚。

1776年7月4日,美利坚合众国脱离英国成为一个独立国家,来自欧洲大陆的拓荒者凭借建设美丽新世界的乐观和勇气,让这块新大陆在矇昧和混沌中得以重生。值得玩味的是,这种充满开拓气质的牛仔精神在科幻片里也得到了继承,尽管世界一次次被推向崩溃的边缘,但重生的乐观勇气永远大于无情的毁灭。充满智识的人类英雄在最后一刻总会不顾一切给外星侵略者致命一击,美丽的蓝色星球重归安宁,人类又开始重建家园。

  不喜欢续集的艾默里奇认为CG技术的进步是他决定《独立日2》拍摄的原因。“自第一部《独立日》以来,电影技术有了巨大的发展。我还记得我们在《独立日》中第一次使用数字合成,里面只有一点点CG。这二十年间的技术发展是在太惊人了,这简直是一场革命。”在拍摄《2012》时,艾默里奇首次使用全棚内拍摄,虽然有世界各地的场景,但没有一个是实拍,但一切看上去都非常真实。这使他觉得也许是时候再拍一部《独立日》了。艾默里奇希望人们可以看到我们的世界发展到什么样子,而我们现在依然是多么的不团结。在二十年前,拍摄第一部时,艾默里奇心里就有这样的念头,他认为电影中的世界将会变成一个团结友爱的世界,但是现实的世界并非如此。艾默里奇希望在电影中展现当人类团结一致的时候能做什么,以此来向世人诠释和平友爱的重要性。

罗兰•艾默里奇在读书期间看完《星球大战》后,被这个奇异的幻想世界深深吸引,迅速加入电影社团,开始忙着写剧本拍短片。1984年艾默里奇完成科幻处女作《诺亚方舟法则》,开启了进入未来世界的大门,关于“末世论”的思考成为他作品反复出现的主题。《独立日》(1996)的上映为这位德国导演赢得世界声誉,票房的全球飘红让他成为好莱坞最受欢迎的导演,片约不断。20年之后的今天,艾默里奇延续前作末日世界的设定,在更加先进的数字技术支持下,为观众构建了一个清晰可辨触手可及的幻想世界。

澳门威尼斯人app,热血丹心(微信号:goodman309)
2016.7.10

上帝创世与世界末日在宗教教义之外,获得了另外一种被反复书写的机会。科幻片中的世界脆弱的像鸡蛋壳一样,面对强大的外来物种与更高等级的禹外文明,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就被迅速殖民甚至毁灭。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曾经多次描写人类文明在宇宙这黑暗丛林中的卑微,尤其是在大名鼎鼎的《三体》之外的《吞食者》,值得《独立日》观众对照参考。

20年后《独立日:卷土重来》

美国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种族问题一直是社会舆论关注的中心。少数族裔在电影中如何被表现往往会引起民权运动人士的积极反应。在“末世论”这种历史观预设下,人类只有互相团结才可以抵抗外族入侵,所以在《独立日2:卷土重来》中导演延续了前作对于黑人英雄的刻画,同时华裔宇航员也成为举足轻重的角色。抛开好莱坞全球化发行策略的商业考量,从文化分析的角度来说,艾默里奇对于主流商业大片中少数族裔的描绘还是跳出了窠臼,给了他们发声的权利。

  《独立日2》的故事也设定在了首部作品的20年后,电影中的故事和我们现实的世界是两个平行的时空。自1996年的那次攻击后,为抵御外敌,各个国家都开始联合起来,成立了一个叫“太空防卫署”(Earth Space Defense)的机构,各国都有代表在这个机构中就职,以求利用整个世界的资源来保卫地球。电影中的人类此时已经掌握了“地球+外星”的混合科技,因此防御能力得到成倍的增长,而再次造访地球的外星人科技也同样得到了升级,更大、更强、更凶狠!

  1996年的《独立日》在暑期上映时,不但取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绩,还取得了奥斯卡最佳视效奖项,按照我们现在电影产业强调IP的运行模式,这部优秀作品的续作似乎名正言顺,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原因之一是在那个年代,拍摄续集电影并没有如现在般流行;二是艾默里奇不喜欢拍摄续集电影,在电影上映之后他很快转向了其他影片的制作。在随后的几年间,续集的拍摄计划被一再提起,但却一直难以实现,直到今天。

  艾默里奇和搭档迪安·德夫林创作了《独立日2》的剧本,德夫林将其比作“一部大幅扩容的电影” 。在《独立日》拍摄时,艾默里奇第一次将CG运用在灾难片上,而现在CG技术在电影中的运用已经司空见惯。剧组将片场搭建在新墨西哥的阿尔伯克基,这个工作室占地28英亩,有8个摄影棚和一个特大的露天片场。艾默里奇说:“我再也不要去室外拍片了。”在拍摄《史前一万年》时,剧组遇到了接连几个月的坏天气,他们被迫面对那些不利的室外因素。而在拍摄《2012》时,由于CG技术的进步,艾默里奇得以在摄影棚内完成整部电影的拍摄。《独立日2》的拍摄也同样如此,他们在室内搭建了布景,配以绿幕,再在后期制作中加入特效。

  “如果续集很成功的话,我们希望能把《独立日》发展成系列电影。我也同意这个想法,这也是我们扩张"独立日"宇宙范畴的原因,所以我们在结尾的时候暗示这些。”在福克斯公司和艾默里奇的设想中,《独立日2》将会是这个系列全新旅程的开端。在电影结尾暗示了未来人类可以领导外星反抗军,这是主创为续集埋下的种子。艾默里奇强调《星球大战》系列的成功对自己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希望随着"独立日"的故事迈向太空,这个系列将会发展成星战式的太空史诗格局。在他设想的故意中,一开始是人类对抗邪恶的外星人,然后将会出现一个存在于外太空的难民星球,在下一部电影中,人类将会穿越虫洞抵达外星球,在那里展开战争。当然, "独立日"系列能否开发成三部曲甚至更多的系列电影,一切都要靠市场说话。

本文由澳门威尼斯人app发布于澳门威尼斯人游戏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独立日跋山涉水的近义词借尸还魂》爬山涉水等待20年的外星人归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