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旅行走向“犯罪”的暴力与唯美

      《坏蛋必须死》这片名,乍一听倒有几分凌厉不羁的味道,往高处说,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昆汀的《无耻混蛋》。这年头,能干脆直接地把影片基调标榜在片名上的院线作品并不多,从这点讲,本片倒是成功了一半。再来看制作班底,电影学院科班出身的导演孙皓算是半个新人,之前作为冯小刚的副手积累了不少片场实战经验,此次又以编导合一的身份展露锋芒;而影片的两大监制——姜帝圭、冯小刚更是来头不小,特别是姜导,早年有一部讲述南北韩间谍的影片《生死谍变》令我印象极为深刻,其冷峻阴翳的影像风格也在本片中有所彰显。如此看来,有着高人指点的《坏蛋必须死》仿佛真像了点样子,能够华丽转身,摆脱中韩合拍片不伦不类的影子。可实际上,该片不仅没有合格完成一部类型电影的叙事任务,还妄图用“一锅乱炖”的方式迷惑观众,掩盖其混乱羸弱的本质。

近年来,中韩合拍片在中国电影的版图中逐渐形成一种上升的趋势,从远处看不仅有《非常完美》、《好雨时节》、《止杀》、《分手合约》、《大明猩》等,而从近处看,则有《重返20岁》、《我是证人》等等,都是采取中韩联合制作的方式。如今,《坏蛋必须死》依然采用了这一模式,并将叙事的地点从中国转入韩国,表现韩国济州岛的风景与人文的唯美的同时,也将人性的贪欲与暴力凸显而出。当然,从影像的表现与叙事的方式来看,还是可以看出导演的野心。
由冯小刚与姜帝圭联合监制,孙皓执导,陈柏霖、孙艺珍、乔振宇、申贤俊出演的国产黑色幽默电影《坏蛋必须死》,以坏蛋作为伏笔,讲述了一场围绕几方势力斗智斗勇的喜剧故事。与其他中韩合拍片类型打造的坏蛋与英雄形象的手法不同,《坏蛋必须死》这一中文的片名已经很清楚的说明,坏蛋必死的角色本身就是观众的心理的期待,然而在利用坏蛋的形象来展开故事,将谁是真正的坏蛋实实在在的还原。在这个还原的过程中,导演采取了一种解密的方式,将人物的命运扭绑在一起,形成一种戏剧的内核,彰显出故事的叙事张力。
全面采用了多线索叙事并行,用蒙太奇的方式穿插人物的前史,交到了“坏蛋”智妍(孙艺珍饰)为什么由职场女性走向杀手的过程,同时,也将一个犯罪团伙表现了出来。影片从三儿(乔振宇饰)、大头(丁文博饰)和弟弟帕帕(杨旭文饰)三个人来韩国找在韩国釜山小学当中文老师的强子(陈柏霖饰),在路途中遇到一个遭遇车祸的女人,并将其带上车准备送往医院,却不知中途见到一个“警察”而开枪,由此,几个人的命运发生了变化,一场未知的韩国旅行便徐徐展开。三儿和大头去警察局报案却因为语言障碍,加之车上有一个被绑的警察,两人被告袭警,而被通缉;帕帕和强子则被杀手智妍挟持,而智妍又被另一杀手威胁,可谓形成了一个“猫捉老鼠”的故事内核。在这个内核中,谁是真正的坏蛋,才是导演镜语下最强大的叙事推动力。
澳门威尼斯人app,如果说,《坏蛋必须死》是一个不断制造悬念又解开悬疑的故事的话,那么多类型元素的融合才构成了影片最大的亮点。影片不仅融合了公路片、喜剧片的元素,还将悬疑、犯罪片情节淋漓尽致地展现而出,达到了一种多类型的混合。从影片的表现来看,这一点显然是成功地。首先,从喜剧角度来看,三儿和大头与警察,与智妍的语言障碍就形成了一种喜剧的效果。当三儿和大头开车前往警局找警察的时候,明明是好心却被当成了袭警的对象,而动作反应慢,手脚笨拙的局长,拿起枪准备抓捕三儿和大头时,却自己摔了一个跟头,形成了一股喜剧的风味。而智妍一句“你说的韩国小娘们是什么意思?”,在得知是“夸你漂亮”的时候,又将喜剧的效果表现而出。当然,那五万韩元购买的胸罩,也是一个喜剧的桥段。
其次,从犯罪角度来看,枪战与绑架构成了影片的暴力空间。在这个空间中,坏蛋与坏蛋之间,坏蛋与警察之间,以及警察与游客等等,都彰显出了一个复杂的线索。智妍是残忍的,在面对着侄女被绑架,而她又急着想得到那笔钱。 申贤俊饰演的韩国杀手,是实实在在的坏蛋,不仅杀人不眨眼,而且一发现有对他构成威胁,或者人物对他已无作用,他就会将其杀死,毫不留情。比如,在公寓中跟踪帕帕进入酒店,却无聊走错,发现房间客人对其不客气,便杀之,再者面对着同行的晚辈的威胁,毫不动摇,将其活活杀死,继续他的追查任务。
无论如何,电影《坏蛋必须死》还是让观众看到了惊喜,毕竟导演还是能充分的把握故事的叙事张力的松弛,将“坏蛋”这一伏笔诠释得入木三分,也能将人物群像的性格以错位式展现而出,流露出一种黑色幽默式的狂欢。    

      影片的故事并不复杂,陈柏霖饰演的强子,和他的三个哥们儿,因好心救起一个名叫智妍的女人而无意中卷入了犯罪事件。为了活命,强子等人只好听命于智妍,一边躲避追杀,一边找寻保险柜里物件。最终的结局也丝毫不出意外,看似凶神恶煞的智妍是个好人,而真正的反派却在戏谑的氛围里被车撞死了。可能是故事核太过中规中矩,而孙导又不甘处女作流于中庸的缘故,他特意选取了多线叙事的手法将故事拆解成并行的三条线索,分别是强子与智妍的逃亡夺宝线,冷面杀手的追杀复仇线,以及三儿等人的逗比跑路线。这样,影片就把犯罪、公路、爱情、喜剧等多种元素囊括其中,好不热闹。但遗憾的是,由于这三条线索均没能在故事中交织得当,使得影片风格时常跳脱于惊悚阴暗、搞笑张扬的频道之间。试想一下,当前一秒仍处在生死关头的强子还在紧张地用钥匙切割智妍绑在手上的绳索,而下一秒基友三儿就抱着黑猪玩偶在公路上溜达起来了,这两个段落的拼接虽形成了一定的戏剧反差,营造了些微的喜剧效果,可主角的紧张感、危机感却骤减了不少。而这对于一部犯罪类型片来说,无疑是致命伤。

      本片叙事上的另一个大问题,则与“聚焦”有关。何为聚焦呢?简单来说就是看事物的角度,它在叙事学中分为三种:零聚焦(全知视角,犹如上帝对所有的一切无所不知)、外聚焦(叙述者比角色知道得少)、内聚焦(叙述者与角色知道的一样多)。举个例子,电影开篇,我们跟随强子等人救起智妍,并看到她开枪打死了一个警官,此时我们不知道智妍是谁,她又为什么敢开枪杀警察,我们能感受到的,就是同强子一样的震惊。此时,我们便处于内聚焦叙事当中,我们知道的与主角一样多。很快,我们又被赋予了更高的“权限”:看到杀手把医生冻在冰箱里,并躲过了警察的搜捕。虽然此时我们已经比主角了解的内容更多了,但相对于杀手而言,我们却是无知的,我们不清楚他为什么要追杀智妍,又把医生关在冰箱里。于是,这里又构成了外聚焦叙事。一部影片,在零、外、内聚焦间不停切换,是极为常见的做法。但本片的问题就在于,故事前期有大部分时间处于外聚焦之中,即仅展现人物行为,却不交代人物动机,这样的做法只会让观众因了解的信息过少,而徒生一头雾水之感。很多时候,当我们看到智妍神经兮兮地翻着一堆物件,或是在电话中对着某个陌生男子咆哮,只觉得她有些莫名其妙,却无法感同身受。对角色认同感的缺失一旦显现,便很难弥合。所以,即便故事后期通过智妍之口讲述了她的同事、侄女的悲惨遭遇,观众也无法百分之百信任她的说辞,他们能做的,顶多也就是为那些耸人听闻的凶案与绑架惊讶一会儿罢了。

本文由澳门威尼斯人app发布于成人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从旅行走向“犯罪”的暴力与唯美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