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〇一人类文明的卡宴

几千年前,希腊英雄奥德修斯在用木马计攻破特洛伊之后返乡。途中在茫茫大海上历经千辛万苦,经过十年劫难终于返回故乡。伟大的盲诗人荷马写就奥德赛记述这一段传奇。五十年前,电影诗人库布里克用完美精致的影像回顾并预言了人类文明的寻根之旅。

又一部斯坦利·库布里克导演的电影。由于事先有充足的关于《2001太空漫游》的心理准备,因而看的时候在这方面并没有受到太大折磨,事实上比我想象的要好。这部电影最广受诟病的是故事性差和节奏缓慢,站在故事片的角度,的确是的。然而从源自《荷马史诗》的英文片名即可得知,这是一部太空史诗,我们需要改变一下思路,把它当做一部歌剧或者一场音乐会,你应该就能更容易的欣赏它。

从2001太空漫游诞生以来,无数的电影爱好者和影评人对这部伟大的作品进行了各种分析解读,从拍摄技巧到哲学内涵,从任何角度再写一篇影评已经很难有任何新意。这部电影我看过至少四遍,其中最后一遍是坐在金碧辉煌的旧金山音乐厅,一遍看着电影的大屏幕画面,一遍听着旧金山交响乐团的现场演奏看完的。如此体验一部伟大的电影,那被激起的心潮澎湃的感觉总会让人有不吐不快的感觉。

《2001太空漫游》一开始便是连续几个美丽的风光景片,作为荒原控的我忙不迭的连续截图。随后影片展现了人类文明的开端,一群猿猴,也就是你我的祖宗,在那里又跳又叫,这一段确实非常没有美感,不过它表现了人类从艰难的生存到工具的使用,再到争夺资源从而建立了社会关系这一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一块光滑无比的黑石碑起到的重要的作用。鉴于网上的分析文章汗牛充栋,我就不详细讨论这石碑到底是什么。总之在我看来它象征了一种外界力量或者更高维度的视角对人类的启蒙。在《2001太空漫游》中,开始使用工具被视为人类迈向文明和太空的第一步。

影片开头,一个猿人无意间拿起骨头用力的砸向地上的动物遗骨,震撼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响起,那震撼的鼓点声瞬间催着泪水往下涌。这几下用力的一砸,砸出了绵延万年的人类文明。当我坐在咖啡馆里在笔记本电脑上敲下这些字的时候,实在是难以想象,今天的高楼大厦,飞机汽车,瞬息万变的互联网世界,遨游太空的航天飞机,我们早已生活其中习以为常的文明世界竟然源于这样偶然却堪称伟大的动作。当文明的火种一旦点燃,便以摧枯拉朽之势熊熊燃烧起来,就如电影中被奉为经典的蒙太奇镜头,导演用了20分钟描述了一个史前世界,而当一个猿人高高扔起手中的骨头,那骨头中空中转了几圈之后,便顺理成章的变成了悠然翱翔于太空的宇宙飞船。文明从襁褓走到壮年不过是一个刹那,而真正难以置信却是孕育文明的那些年月。

不得不提这一段的背景音乐,理查·施特劳斯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我想如果没有《2001太空漫游》的大力推广的话,这段根据尼采作品改编的交响诗远远不会有今天的名气。这段恢弘的音乐在《2001太空漫游》中的三次出现,分别是影片的开篇,人类开始使用工具,以及末尾文明的轮回,和尼采的原作轮回与超人的思想也是吻合的。

电影中每当黑石碑出现,便伴随着诡异的音乐。在飞船进入黑石碑之后,便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伴随刺耳的声音,宇航员扭曲惊恐的神情,这才是最真实的人类探索未知时的表现,在神秘未知的宇宙面前,也许并没有那么多的神奇和美好,取而代之的却是恐惧与无助。 飞船进入的那个神秘的房间,把一个人的一生压缩在了短短几个镜头之中。从中年到老年,再到垂垂将死,主角视角连续的转化,带着一种混乱和不安。如此短暂迅速的生命体验下,我们的生活的意义又是什么?这又是对生命的拷问,在宇宙的尺度上,每个人的生命难道不就是如此的转瞬即逝吗?在如此宏大的命题之下,个体的命运早已显得无关紧要。人类也许都是孤独的,一个人的爱恨情仇又算得了什么呢?

随着一段骨头变飞行器的蒙太奇,历史演进到了2001年太空时代。这一段的画面展示实质上是儒勒·凡尔纳式的对不久的未来的幻想。在现实中,2001年已经过去,我们可以看到1968年的许多细节设想,有的实现了,比如可视电话,超薄屏幕等等;有的甚至超前了,诸如触摸屏,在影片中仍然充斥着塑料按钮。有的则没有实现,比如如此随意方便的太空旅行,人类涉足木星,以及飞船内部奇异的重力系统等等。不过时尚方面的设计在今天看来仍然没有过时,那粉红色的沙发在2011年仍是时髦的款式。无论怎样,一部名为《2001太空漫游》的电影在2011年的今天看来依旧有如此精致壮丽的画面,不难想象它在当时带给观众的震撼。不可否认这样超越时代的场面在当时这颇有炫技的成分,要知道那是人类还没有登上月球的1968年。

电影最后,一个巨大婴儿蜷缩在仿佛子宫的星球里,那双眼睛好奇地注视着蓝色的地球,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再度响起。人类文明在经历了几十万年的发展之后,仿佛在宇宙中兜了一个圈,又回到了孕育新生命的母体中。这种轮回强烈的暗示着尼采的超人的学说,人类从猿猴走来,经历万年的繁衍,开始向着更高级的超人形式迈进了。从某种意义上,人类是十分渺小的,我们不知道我们从何而来,也许就是几十亿年前一些大分子蛋白质的偶然结合形成了生命,而后也可能如影片中所述的一块神秘的黑石碑启蒙了人类的智慧。更痛苦的是,我们不知道我们将向何去,我们甚至不知道我们的文明有没有尽头。那个星球里的婴儿预示了未来无数的可能性,这也许是人类发展的新阶段,也可能是一种全新的文明的起点,不论如何,这样生生不息的轮回和传承,至少让我们有一丝慰藉,那就是生命的存在让浩瀚孤寂的宇宙显得不那么冷清。

同时,在《2001太空漫游》中占据最大篇幅的配乐《蓝色多瑙河》登场了。在如此大气澎湃又颇有诗意的音乐中,太空船在浩瀚的宇宙中缓缓移动,同时给观众展示了宇宙的真空、失重和寂静。这一段和影片的许多其他片段一样,节奏十分缓慢,但这正是一部太空史诗所需要的。作为一部太空史诗,对历史的几个阶段的状态描写要胜过故事性,这时候用上古典音乐的确也是最合适的。正如本文开头所说的,这时候我们需要转移我们平日看电影的关注点,我们不要把它当做一部故事片,而要把它当做一部歌剧或者一场音乐会,你就不会诟病它匮乏的故事性和缓慢的节奏了。对我个人来说,配乐在这其中起了重大作用。播放《蓝色多瑙河》同时黑屏一小时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

© 本文版权归作者  Ku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然而在《2001太空漫游》中,人类文明并不是无休止的发展下去的。在人类文明的顶峰,黑石碑再度出现,时隔400万年,为自己的文明所洋洋自得的人类仍然对黑石碑无所适从,殊不知这带来启蒙的黑石碑也同样带来了人类消亡的宿命。

澳门威尼斯人app,影片进入第三部分,木星探索。首先依旧是从容的展示人类的木星探测飞船“发现号”,这一段用了据查是苏联作曲家Aram Khachaturian的芭蕾舞剧Gayane的片段。和《蓝色多瑙河》的恢弘诗意相比,这一段音乐虽然更加悠扬优美,但多了几分孤寂和苍凉,似乎是象征漫漫的木星探险道路上的孤独。据说发现号飞船那环形的重力系统展示可让1968年的库布里克费劲了心思,那可是没有电脑CG,没有工业光魔的时代,《星球大战》都比它晚生10年。剧组搭建了一个真实的环形模型,然后让它缓慢的旋转,再配以特殊的拍摄角度,才完成了这一段宛若在空心小行星内壁的运动和生活片段。

随后影片探讨了一段关于人工智能的命题,并且这一段情节也构成了《2001太空漫游》中为数不多的故事情节高潮。我不知道人工智能的探讨在1968 年是否超前,但影片中的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超级电脑HAL模拟了大部分人脑活动,它能表现出人类的情感。至于它是不是真的有情感,我想没有人能知道。” 表现出情感和真正具有情感的区别是一个独到的认识,我想这也是人类对自我灵魂的认同所在。

本文由澳门威尼斯人app发布于娱乐周刊,转载请注明出处:二〇〇一人类文明的卡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